现代豫剧唱响时代颂歌
发布日期 : 2019-11-01 19:05:42 点击 : 2857

——豫剧《戈壁母亲》专家改版在北京举行

这是戈壁普通母亲的奉献和温柔,也是植根于兵团、建在新疆的希望和荣耀。2019年7月27日上午,由国家艺术基金资助的2019年大型舞台剧滚动支持项目豫剧《戈壁妈妈》的“变化”专家改编会在北京举行。与会专家和创作团队根据作品的主题表达和时代意义,讨论了作品的艺术特色、形象塑造、戏剧冲突、编排和音乐创作。

现代豫剧表达了时代精神

豫剧《戈壁妈妈》改编自作家韩天行的小说《母亲与我们》,由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豫剧团创作演出。它讲述了一个母亲刘月季带着她的儿子钟槐和女儿刘中去新疆寻找她的丈夫,在戈壁扎根并建立新疆的故事。刘月季,从一个普通的母亲到兵团的一个女人,颂扬兵团人民“无私奉献、艰苦奋斗”的崇高精神。

中国文联理论研究室前副主任兼研究员李春喜认为,普通人的故事更令人印象深刻。戈壁母亲不同于同类作品的叙事技巧,用普通人的故事来表达时代精神。剧中人物的性格和情感关系所组织的事件和冲突是基于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和“爱国、无私奉献、艰苦奋斗、开拓进取”的团队精神,这在现阶段的创作中是有价值的。《文怡报》总编辑梁虹影也说,“刘月季是中国传统美德的结合。他吃苦耐劳,善良忍辱。他独自承担所有的困难。用传统方式教育年轻观众,讲述他们父母甚至更远一代人成长的故事,是非常有意义的。”空军政治部编剧兼导演部前主任、一流编剧王建表示,“把这个真实感人的故事搬上舞台,对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河南剧团来说是一种安慰,也是一种值得珍惜的事情。当然,这项工作没有辜负我们的期望。”

塑造核心人物形象

关于戈壁滩母亲的人物塑造问题,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上海剧本创作中心艺术总监、一流编剧罗怀珍认为,“在现代戏剧创作中,人物塑造应该避免“扁平化”,不应该为了刻画主要人物的正面形象而贬低其他人物,有时甚至到了“不人道”的地步。如果这些人物缺乏真实性,就会有一些空虚。”

李春喜以钟匡民为例来分析人物的呈现。他提到钟匡的私人领袖的情感色彩应该是最丰富的,这是戏剧人物之间关系的关键。剧本中描绘的营长体贴他人,勇于承担责任。然而,它揭示人物的内心感受太晚,导致观众无法把握角色的性格。他认为钟匡民的内心纠葛可以更早地向观众揭示,以显示人物高尚的道德品质,这是戏剧与戏剧的根本区别。

戏剧人物的塑造直接影响着戏剧主题的升华和时代意义的传递。“对刘月季母亲内心世界的探索不能仅限于苦难和困难。人物形象和内心世界的当代感觉也可以考虑得多一点。”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研究所前所长兼研究员黄在门说。对此,中国戏剧学院音乐系负责人谢振强建议,除了现有角色的情感外,我们应该给《戈壁妈妈》中的角色注入更多的人情。

时代审美精神和人文精神的缺失根源于剧本。王建认为剧本在构思和艺术形象的塑造上有更大的刚性,需要更多的努力。中国戏剧学院副院长兼教授冉昌健谈到了剧本中的另一个问题。“剧本设置了太多的巧合,以至于结尾看起来自然而不可避免。例如,根据以前的趋势,钟匡民和孟伟婷护士有可能最终结婚,但孟伟婷护士莫名其妙地离开了,使得钟匡民和他的妻子重新团聚更加合理。但事实上,为什么不离婚呢?你们也可以找到彼此的生活。”

舞台表演应该是锦上添花。

除了人物内心和精神的表达,艺术表现也是戏剧成功的关键。关于豫剧《戈壁妈妈》的舞台艺术设计,与会专家也提出了优化意见。例如,中国儿童艺术剧院的一流舞台设计坦率地承认,该剧的整体艺术表现,特别是舞台艺术设计,仍然缺乏。只能说它基本上实现了场景和人物空间的引入。《戈壁母亲》作为一部现实主义戏剧,难点在于意识有时离不开现实,表现得过于贴近现实,导致艺术上缺乏创新和提高,这也是现代戏剧需要进一步探索和深化的地方。对此,他建议舞台美学应该是统一的和审美的。以地窝子场景为例。现在的地窝子太粗糙了。它应该是一个半地下建筑,里面有很大的空间,所以它可以建立一个审美的舞台形象。从服装方面来看,现在整体的审美是现实的,在款式和造型上没有问题,但在布料上可以更优雅,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戏剧的灯光强调精致,光、影、色和光的速度的应用和变化应融入戏剧的发展和变化中。目前,这出戏只是合理的,我希望它能出人意料。”一流的舞蹈指导刘文豪也对《戈壁妈妈》的舞台灯光提出了建议。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豫剧团团长许艾华对与会专家表示感谢。她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大力提倡将歌剧引入学校,从娃娃开始,传播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创作了一批以兵团军垦为主题的优秀文艺作品。“我们将根据‘改革’专家的修改意见认真排练和润色,用优秀的作品感染人们,用精湛的情节感动人们,并向广大观众交出一份质量最高的满意答卷。”

© Copyright 2018-2019 goldfsh.com 晚森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