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晚森新闻>娱乐>「海立方网」五位鲜为人知的抗倭名将 有的是宗泽后代 有的墓碑被鬼子砸断 还有的被喷子喷死
「海立方网」五位鲜为人知的抗倭名将 有的是宗泽后代 有的墓碑被鬼子砸断 还有的被喷子喷死
发布日期 : 2020-01-10 16:45:10 点击 : 577

「海立方网」五位鲜为人知的抗倭名将 有的是宗泽后代 有的墓碑被鬼子砸断 还有的被喷子喷死

海立方网, 提起明代抗倭名将,人们首先会想起戚继光、俞大猷,客观一点的朋友,还会算上胡宗宪、张经,或者唐顺之和徐渭徐文长,但是笔者今天要说,在当年那场抗倭战争中,涌现出了数不清的中华志士、热血男儿,他们也曾抛头颅洒热血,他们为清除倭患而作出的贡献,不应该被后人遗忘。

提起明代抗倭斗争,很多喷子都有话说,什么“明军败多胜少”、“倭寇大部分是国人”,颇有为倭寇打抱不平的意思,似乎也很为倭寇当年被驱赶出去遗憾,比如笔者前一篇文章,就被很多“日粉”狂喷。

某些人崇拜日寇“神风特攻队”,笔者管不着,也不屑于辩驳,那些献媚的文字,他们心目中的主子也看不到,即使看到了,也不会把数典忘祖的人渣放在眼里,因为即使残暴如倭寇,也是打心眼儿里瞧不起无知的喷子的。

咱们言归正传,还是盘点一下那些已经被遗忘或者正在被遗忘的明代抗倭名将,笔者能力和学识有限,一枝秃笔,不能尽显抗倭名将风采,还请读者诸君见谅。

俞龙戚虎傅蛟龙 都被喷子给喷倒

在嘉靖年间,民间对抗倭名将有个排名,叫做“俞龙戚虎傅蛟龙”。

这个傅蛟龙,就是傅应嘉(1524-1567年),这位傅应嘉曾中过福建第二名武举人,在一次抗倭战斗中,单骑闯入敌营如入无人之境,敌人自相残杀,明军趁势突击,倭寇狼狈而逃。

傅应嘉一战成名,被封为建宁行都司,掌管两万多名军兵,成了抗倭战场上一支重要力量。

傅应嘉转战江浙闽粤沿海各省,前后历经七十余战,每战必胜,特别是七次擒获海盗头子吴平,彻底平定粤东。连忙着炼丹不咋管事的嘉靖皇帝听后,也连声称赞:“傅贤卿计谋高深,胆识超群,在惊涛骇浪中如踏平地,彻底根除海盗祸患,真是名副其实的‘傅蛟龙’也!”

但就是这样一位抗倭名将,却倒在了明代喷子,也就是文官特别是言官的唾沫之下。他们居然诬谄傅应嘉收了吴平的贿赂,并把傅应嘉免职后关进了监狱,算是为倭寇出了一口气。

直到嘉靖挂掉,他儿子隆庆皇帝也就是明穆宗朱载垕登基,高拱张居正掌权,才想起傅应嘉这位抗倭名将,并派了钦差到福建泉州府锦塘村搜查,想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受贿了,结果钦差一看他家简直是家徒四壁,一件值钱的东西都没有,马上回京报告皇帝,皇帝得知实情也大为感动,马上下诏让傅应嘉官复原职。

可是最令人不解的是,这个诏书居然被扣押了三天,而在这三天里,傅应嘉“含冤自尽”了,史料记载他的遗言:“大丈夫不能战死沙场,马革裹尸!今日死于谗谄之手,天也!”

从这一点我们不难看出,傅应嘉实际是被谋害了,而谋害他的人,即使不是汉奸,也是心理变态逮谁喷谁的职业喷子。

白面将军文身明志 一封家书显豪情

抗倭将领有很多,但是在史料中留下长相的,却很少见,而白面将军任环,却是其中的一个——“相貌英俊”。

任环是山西长治人,他的事迹大家可以找《明史》来看看,就在列传第九十三里。

当然读者也许没有时间去翻阅佶屈聱牙的清人编著的史书,那么笔者就来讲讲任环的两个故事:

进士出身的任环当过县长(知县)、地区副首长(州同知),但是后来却成了抗倭名将俞大猷的副手,还积功当上了大军区副司令(副总兵)。

任环不但在打仗的时候与士兵同寝共食,还把自己的三个弟弟任之俊、任之秀、任之重也拉进了抗倭队伍,还得了个美名叫““任氏三龙””,还领导着自河南嵩山少林寺及杭州、山东的武僧。任环每次立功,都把朝廷赏赐全部分给部下,而自己有时候好几天都吃不上饭。任环抗倭那是抱定了与贼势不两立的决心的,他把自己的姓名刻在身体上,并对士兵说:“战场战死,乃军人本分。但是父母给的身体,将来或许要靠这些字来辨认收殓。”

因为常年打仗,原本可以安安稳稳做太平文官的任环也染上了粗豪气概,这一点从他给儿子的信中就能看得出来:“我儿絮絮叨叨,千言万语,只是要我回衙,何风云气少,儿女情多耶!倭贼流毒,多少百姓不得安宁?尔老子率兵,不能除讨,嚼毡裹革,此其时也。岂学楚囚对儿辈相泣帏榻耶!后来事未知如何,幸而承平,则父子享太平之福;不幸而有意外之变,但臣死忠,妻死节,子死孝,咬定牙关,大家成就一个是而已……”

日本鬼子能砸断墓碑 但是砸不断抗日的脊梁

明代天长人张大蕴写了一首《题沃都司祠》:委身锋镝捍孤城,千载精忠贯日明。赖有三良不惜死,遂令百姓得余生。

诗中的沃都司,就是明代嘉靖年间抗倭名将,浙江署都指挥佥事、仪征守备沃田,三良的另外两个人我们也不该忘记他们的名字:同指挥岳宠、百户刘葵。

沃田是典型的山东大汉,登州人,武举出身。

嘉靖三十六年五月十日,倭冠进犯扬州并乘势向西推进,直逼天长。沃田奉命带着手下的青州兵,在崇家岗布阵堵截,倭寇一看大明有准备,一时间不敢再向前进军,但是屁股后面扬州方面的明朝追兵马上就撵上来了。于是倭寇只好硬着头皮进攻,却被已经建立稳固阵地的沃田打得抱头鼠窜“四散于野”。

恶战从早上打到天黑,倭寇没讨到半点便宜,可是第二天偏偏起了大雾,而且是“对面不见人形”,倭寇趁着大雾摸上了沃田阵地,眼看防线就要被突破,沃田跳上战马冲入敌阵,大刀一挥,几十颗倭寇脑袋在马蹄下乱滚。

只可惜当时大雾弥漫,战马陷入泥潭,沃田将军壮烈牺牲。

沃田虽然牺牲了,但是沃田防线却并没有被突破,倭寇眼见讨不到便宜,只好仓皇逃跑,天长城百姓避免了一场洗劫。

沃田牺牲后,朝廷派御史前来修建沃公祠,并封为“镇远将军佥事”,还立了石碑。

抗日战争期间,一群日本兵看到了沃田墓碑,他们气急败坏,用铁锤将碑一砸两截,当地人民把断碑拼放在一起。时隔多年,断碑连成一体,至今斜形断痕仍若隐若现。

父子英雄大力士 大刀挥处倭寇皆胆寒

现在很多人都知道抗清名将“晚明第一猛将”、刘大刀、黑虎将军刘綎,连清朝的乾隆皇帝都称赞在萨尔浒之战(对抗后金,也就是清的前身)殉国的刘綎:“勋劳特著,胆略素优,奋勇争先,捐躯最烈。” 并追谥这位抗清将领为“忠壮”。

刘綎的成名兵器是一把大关刀,按照史书和现在的计量标准,是一百四十多斤,但是却能“抡转如飞”。

刘綎两次入朝抗倭,并因功受封都督同知,世世代代荫封千户职。

《明史》记载:“綎于诸将中最骁勇,平缅寇,平罗雄,平朝鲜倭,平播酋,平倮,大小数百战,威名震海内……勇敢有父风。”

《明史》为什么说刘綎“勇敢有父风”呢?因为他父亲刘显也是一位大力士,而且打起倭寇来,那也是一点都不含糊。史书记载刘显“生而膂力绝伦”,连当时的兵部尚书、太子少保谭纶也对俞大猷说:“精悍驰骋,公(指俞大猷)不如刘显。”要知道,俞大猷那可是连现在都公认的武林高手。

嘉靖三十四年刘显首战,就冲入敌阵,砍死五十多人还活捉了三个头目。

刘显跟倭寇作战的时候,已经积功当上了参将,《明史》记载:在与倭寇作战中,刘显连盔甲都不穿就去诱敌,在砍了一个倭寇脑袋之后,战马被射了一箭,刘显下马拔箭,就用那箭把放箭的倭寇射死了,那一战,刘显烧掉了倭寇所有的战船,杀了数不清的倭寇,并因功受封副总兵。在其后的白驹场、茅花墩战斗中,刘显所部又砍了六百多倭寇的脑袋。可是那一战胜利,刘显不但没有受赏,反而被喷子,也就是朝中高坐的言官们诬陷“倭寇进犯,卢镗(就是跟于谦一起保卫京城击退瓦剌,平定曹吉祥叛乱的名将)和刘显有责任”而被扣了工资。

其后刘显抗倭,每战必胜,但是每次战胜后,总是被言官找茬,史料中留下了“巡按御史劾之,革任候勘”、“以军政拾遗被劾,贬秩视事”等令人愤慨的记录。

可是等刘显病得不行了,要回家休养,御史们又出来阻挠:“现在还有好多仗要打,刘显不能休息!”

于是刘显只好“击西川番没舌、丢骨、人荒诸砦,斩其首恶,抚余众而还。建昌傀厦、洗马诸番,咸献首恶。”,结果力大无穷的猛将刘显,生生累死在了任上。

猿臂王抗倭血战第一功 名将宗泽后人实有乃祖遗风

提起宗泽大家都知道,那是抗金名将岳飞的老上级,他在临终前大呼三声“渡河!渡河!渡河!”,至今仍让人热血沸腾。

宗泽是浙江义乌人,在宗泽抗金壮志未酬含恨而逝的428年之后,也就是嘉靖三十五年(1556年),宗泽的后世子孙宗礼在三里桥三战三捷,逼降海盗徐海,也算为祖上争光争气了。

但是翻开《明史》,对宗礼的记载却只有寥寥数语:“游击宗礼击海(徐海)于崇德三里桥,三战三捷。既而败死。礼,常熟人,由世千户历署都督佥事。骁健敢战。练卒三千连破倭,至是败殁。赠都督同知,谥忠壮,赐祠皁林。”也许是因为宗泽是抗金名将,而大清很长时间都被称为后金(他们自己称金)的缘故,明史并没有说宗礼是宗泽的后裔。

但是其他史料却记载:宗礼(又名宗扬)少知兵,善骑射,号称猿臂王。在明朝嘉靖年间以科举武试第一名被授予游击将军,由祖职署指挥佥事,任参将。

嘉靖三十五年(1556),汉奸徐海、陈东领着大批倭寇进攻乍浦、嘉兴、皂林。抗倭总督胡宗宪请本不归他指挥而且又是路过的宗礼,带着自己的本部人马前往桐乡方向抗击倭寇。

宗礼无愧祖上威名和武举第一的实力,一胜倭寇于崇德,再胜倭寇于石门,三战倭寇于皂林三里桥,三战三捷。

最为可恨的是,三战三捷后,由于叛徒告密,宗礼内无粮草外无援兵,与全体将士全部壮烈殉国,而宗礼抗倭三战三捷,也被当时朝野上下评为抗倭“血战第一功”。

写完上面的文字,笔者如骨鲠在喉:当外敌入侵时,不但有汉奸充当带路党出卖自己的同胞甚至国家民族的利益,更有高居庙堂的职业喷子横挑鼻子竖挑眼,总是以诋毁别人来彰显自己的“能力”,就像相声里说的:那就是一帮太监,明明自己没那个功能,却偏偏要教给皇帝怎么做爱……

© Copyright 2018-2019 goldfsh.com 晚森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